返回第900章 瞧你说的,打牌难道就不是正经事吗?(求订阅求票票)  大唐第一世家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

不想错过《大唐第一世家》更新?安装本站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
终身免费 立即下载


如遇章节错乱、内容错误、更新迟缓、加载错误,请下载APP阅读。点击网址:m.tywx.la<< === >>ios请点击此处

  自己那堆外科手术工具,居然会在一条名字娘炮的猎狗身上开胡。

  实在是义意有些不同一般。虽然拿人做手术的工具给狗先做。

  这个做法有点苟,但程老三也是没办法,总不是就为了一条狗,老子又要花好几百贯吧?

  想要让骨头长歪的狗,重新矫正,那就需要让骨头再次断开。

  程处弼先是将狗腿的毛剃得一干二净,然后进行消毒之后,才开始进行手术。

  为了这条爱犬能够恢复昔日的矫健,李客师这位大将军也特地蹲在了府中。

  只是听到那些金属器械犹如砍柴剁骨的声响,头皮麻得厉害。

  至于那位蹲在手术间里的李器真是小脸煞白,看着程处弼又是敲又是凿又是挫的。

  那瘆人的声响,足足持续了两柱香的功夫,程处弼这才松了口气。

  这个手术,足足做了差不多小半个时辰才结束,主要原因还是狗骨头跟人骨骼相差挺大。

  工具使用起来自然有些别扭,不然,程处弼有自信可以做得更快。

  看到程处弼掀开了手术间的帘子出来,自家幼子李器抱着狗跟着溜达出来。

  李客师第一时间满脸心疼地将那条还软绵绵的狗抱到了怀里。“黑魅,可真是苦了你了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兢兢业业,累死累活的主刀医生程某一脸黑线。算了,不跟这些不会说话的长辈计较。

  程处弼摘下了口罩,又拿来了之前曾经制作过的那种皮革制作的喇叭筒,给这黑妹戴上。

  “贤弟你可得记住了,除了它吃饭和喝水之外,平时一定要不把这玩意给摘了。”

  李器用力地点了点头,咬牙切齿地下定了决心。

  “放心吧,这一次,会把它单独关个笼子,杜绝它自己咬和让其他狗帮它咬的机会。”

  #####

  做完了手术,婉拒了鸟贼大将军想要再跟自已这个晚辈吃家宴的打算,提溜着李府的惯例临别赠礼:鸟干。

  程处弼提溜着两只用油纸包裹好的鸟干,程处弼不放心地问了句是不是乌鸦干,李器指天画地的说不是。

  反正看外包装,绝对比乌鸦大不少。

  想到前两天那炖出来后,滋味还是相当阔以的野鸭干。

  程处弼便放松了心情,让程亮提溜着晃晃悠悠地朝着家中而去。

  这才回到了府里,翻身下马,就朝着厨房而去。

  既然弄到了好货,自然得交给厨房,让他们精心烹饪才是。

  只是程处弼来到了厨房之后,目光一扫。

  空荡荡的鸡笼,空荡荡的兔子笼,两只瘸了腿的羊也一只不剩。

  “???”程处弼一脸懵逼地指着那些空掉的笼子。“济叔,这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三公子您来啦,您过来,老爷说,您若是问起这些东西去了哪。

  直接去寻老爷就成,他有要事寻您。”

  程处弼砸巴砸巴眼,看了一眼空荡荡的笼子,还能说啥,将那两只野鸡干递给济叔。

  “这玩意是鸟贼,咳,是客师伯伯家送的好东西,一会拿炖了,晚上吃。”

  济叔赶紧抬手接过,看到心情不爽的三公子拍屁股而去,这才呵呵一乐,揭开了油纸包。

  看到了那犹如勾子一般的喙,程平脸色一白。

  目光下移,又看到了那两双爪子份外狰狞的鸟爪。

  “这他娘的是啥玩意?”

  “我来,我来瞅瞅……嘶,这,这东西该不会是只鹰吧?”

  小梅大厨好奇地凑上前来,只看了一眼不由得眼皮直跳。

  “梅某这辈子活这么久,第一次看到有人把鹰给做成肉干……”

  “平叔,这玩意真能吃?”

  “呵呵……弄吧,既然三公子都说是好东西,总得给弄出来端上桌,吃不吃另说。”

  “行,那小人就试着烹饪烹饪,这东西,瞧着太特娘的瘆人了点……”

  梅小厨只能硬起头皮接过此物,垂头丧气地提着那两只鹰干而去。

  而程处弼中途问了人,才知晓老爹不在前厅,而是在后院,快步赶了过去之后。

  就看到爹正负手而立于门廊上,院子里边,系着一只瘸腿的羊。

  看到了程处弼赶来,程咬金笑眯眯地将手中的胡萝卜扔给了那只瘸腿羊。

  冲程处弼招了招手。“愣着做甚,还不赶紧过来。”

  “爹,您这是……”程处弼快步上前,朝着程咬金一礼之后。

  目光一扫,只有这只瘸腿的羊,其他根本不见踪影。

  “来,陪爹坐会……”程咬金大巴掌拍在程处弼的肩膀上,示意程处弼跟自己蹲在一块。

  “你客师伯伯的狗,你给治好了?”

  “治是治好了,接下来,就得慢慢将养,是不是真的好全,怎么也得两三个月之后,才有分晓。”

  “嗯,那不错,你那身本事,爹相信你肯定能治得好。”程咬金哈哈一乐。

  然后抬手指了指那只孤单寂寞冷的瘸腿羊道。

  “这只不小心摔伤的羊,就在爹这小院里养着便是了。”

  程处弼一脸,懵逼地看向程咬金,而程咬金则笑眯眯地继续自说自话。

  “至于那些,让你那几个弟弟胡闹给伤了腿的家家禽家畜,爹已经让你济叔都给做了……”

  “你那两位兄长,已经去请你那些好友过来,今日热热闹闹的在家里边好好的吃上一顿。”

  “至于爹我,得到你牛叔叔府上去走动走动。

  牛韦陀那小子,这才刚到凉州没多久,便遇上了战事。”

  “对他自个来说,或许是好事,可对于你牛叔来说。

  却是件坏事情,爹得过去找你牛叔好好喝上一顿。”

  “开解开解他,你明白吗?”

  程处弼终究不是没脑子的人,父亲从头到尾。

  说了林林总总那么一大堆,他总算是反应了过来。

  摸了摸两颊的冷汗,朝着程咬金老老实实地一礼。

  “爹,孩儿做错了……”

  “你这孩子。”程咬金呵呵一乐,大手轻昵地拍在程处弼的肩膀上。

  来自于慈祥老父亲的真*温暖关怀,让程处弼肩膀一沉。

  “屁大点的小事情,错什么错?”

  “不过啊,日后做事,先三思,而后行,这可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话,终归是有道理的。”

  “咱们老程家,何以安稳,就因为爹知道一个道理,人无完人。”

  “大错不可犯,可小错,总得有,你若是有能力是好事。

  但能力过强,却又没有任何的缺点,名声太好。”

本站唯一地址:m.tywx.la

若无法完整阅读,请下载APP或关闭畅读模式。安卓点击网址:m.biquwoo.com<< === >>ios请点击此处

【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】

公告:天意文学网APP客户端。告别一切广告,请点击进入下载安装。》》》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下载